NBA篮球买球的app

电竞文帅气男主来袭:《扑倒男神的N种计划》快挑一个做幻想男友

哈喽,大家好!今天推荐的文都是小编收藏已久,书荒时还是会拿出来刷一刷的宝藏好文,所谓初见乍惊欢,久处亦怦然,当时看了觉得很好看的文,很久过后再看到,也依旧会有惊喜。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

简介:褪下洁白柔美的芭蕾舞裙,夜晚,她戴上面具化身魅黑火辣的游戏主播。他,是圈粉无数的电竞大神,却没有认出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大庭广众下竟然非礼了她,战争刚刚开始……

精彩片段:“池唯唯不是跟他挺好的吗?我看他就是拿池唯唯过瘾,你们看,衣服都跟池唯唯一样,而且黑面具开直播只穿黑色的固定的衣服,从来不穿白色的。”温稚和本来想掏出手机的动作也因此顿住了,说的有道理,他恢复从容地夹菜。钟仪抿嘴,“你见到她应该挺高兴的。”

“我高兴什么?”温稚和冷淡地夹菜吃饭,对钟仪的话不屑一顾。“你不是欣赏她的操作吗?”钟仪诧异。“没有。”他瞥了钟仪一眼,让对方不要乱说话。钟仪知道温稚和在意在队里的形象,从来都是自傲自信的示人,也很少表现出对谁的特别称赞,甚至在各种平台上的玩家操作都是被他嫌弃的,只有黑面具不一样,某次微博大v转发的黑面具神操作的视频,温稚和居然点赞了。

从此之后钟仪就认定温稚和欣赏黑面具,虽然温稚和从来不会表现出来,但温稚和曾经随口提过,不靠脸还能混到黑面具那样层次的主播,是很有实力的。杨落的朋友圈不仅仅是在POK引起热议,电竞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跟小区里其他楼也或许认识,毕竟也不是生死仇敌,看的开输赢的人在哪都吃得开,杨落社交圈很广泛。

“POK把黑面具招揽进去了?”CHE的一个队员吃饭都停了下来,把手机传了出去,在队伍里轮了一遍。“真的是黑面具的面具,可是真的是真人?”有人质疑。言以非是最后拿到手机的人,他握着手机盯了好久,照片里的黑面具似乎分外眼熟,不是对黑面具形象的眼熟,而是体态,这样随意轻松却极有姿态的站姿,虽然只看得见上半身,但那打开的肩膀还有修长的颈脖都很是熟悉。

简介:她只是想进入游戏倒追一下本命男神,却误打误撞的击杀了挂机中的首席大神。 [初若安然]:大神,你听我解释,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啊喂…… [肃杀]:呵。 悲催的游戏人生自此上演,斗智斗勇斗粉丝,生存之道就是牢牢紧抱大神大腿! 一次公司聚会的举办,让网游大神、本命男神与神秘总裁合三为一。 于琛:还不跟上? 苏安然:得嘞!老大您到稍等,小的马上就来!

精彩片段:“安静!都给我安静!就她?才不配当肃杀哥的女友呢,肃杀哥的女友可是……”肃杀太太团以一己之力哄得众人纷纷安静下来,个顶个的发挥了极度的八卦精神,扯着耳朵瞪着眼睛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可偏偏的,肃杀大神太太团话说到此却硬生生的停住了,然后用很不屑的眼神瞪了苏安然一眼,“总之,肃杀哥的女朋友肯定不会是这样子的货色,肯定是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哪会想她一样的,哼。”像我一样怎么了?劳资在现实中也是知书达礼,尊老爱幼,五讲四美,天天向上的大好青年一枚好么!

但!这特么是网游世界好么!要的就是放飞自我进行的干啊!造啊!搞事情啊!懂不懂啊小丫头片子!苏安然在心里头是连番反击,但表面上又要保持不动声色,多说多错,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惹祸上身。不过这下次,她也算彻底看出来了。听方才那番话,敢情这肃杀大神和他这位头好小粉丝‘肃杀大神太太团’现实里认识的。怪不得她能一口一个肃杀哥叫的那么亲密热乎呢。“肃杀哥,我只是不明白。”,委屈的看了肃杀一眼,小声道:“她算什么啊她。”肃杀没回话,只是淡淡的回看了一眼。见此状,苏安然是顿觉头疼,只是想简简单单的要个解释把这一场乌龙闹剧完结,怎么就那么难呢?

而且……怎么有种误会越滚越大的感觉呢?当下,苏安然思索了片刻,直接调出私聊窗口界面,非常迅速的编辑了一条消息就发了出去,随后趁着众人都没在意,从背后戳了戳肃杀,给对方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看私聊。

简介:高考后,虞挽挽在王者峡谷惨遭渣男背叛。不仅莫名背锅,而且被全网悬赏通缉。 “悬赏?通缉?你要是跟我玩儿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 挽挽一笑,生死难料。 发布悬赏的人倾家荡产,被悬赏的人一夜暴富。 玄铮科技,重生归来的财团继承人选好马甲,整装待发。 “总裁,坏女人在游戏里狙击夫人的悬赏已经发布了!” “知道了,这就去救。” “但是夫人已经亲自把她搞破产了!

精彩片段:关北用力挣脱虞挽挽的手,费解:“为什么!如果她真的是被冤枉的,那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我还骂过她!骂的超难听!当时好多人都在网上骂她!”白卿砚的脑子嗡嗡直响。好多人骂?而且还是网上?她怎么感觉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说的是她……虞挽挽再次手忙脚乱的捂关北的嘴:“我的小祖宗!你别这么大声啊!”“我就要大声!”关北生气:“如果所有知情.人都沉默不语,那受害者不就永远不能平冤昭雪了吗?”

虞挽挽欲哭无泪。道理她都懂,但这哪里是大声说出来就能解决的问题?“并不是传递真相的声音就一定能比传递谎言的声音传得更远!”虞挽挽苦口婆心:“你现在把那些爆出去,只会害了她!”白卿砚这次终于回头看向虞挽挽。“你都听到了?”虞挽挽:“……”辣鸡关北!怎么就管不住嘴!

虞挽挽还没想好怎么和白卿砚解释,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女人,带着两个西装革履的墨镜保镖走了进来。她直接走到白卿砚面前,神情冷漠:“你输了。”“没有,我赢了!是我队友开挂……”“你输了!”中年女人冷漠的重复了一遍店主给出的裁判结果:“我说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原谅你!从今天开始,我绝不允许你再动任何可能损害你和公司关系的歪心思!”店里的气氛因为中年女人的出现变得极其紧张。白卿砚没有立刻回复,中年女人朝她微微抬颚,两名保镖便一左一右抓住了她藏在宽大外套下的瘦弱手臂。李慕白这才轻咳了一声。“哟,慕白也在呀。”中年女人立刻换了一副和善的面孔。李慕白的目光落在保镖的手上,两名保镖立刻很懂眼色的松手了。

“你在这干什么?”“啊……我们随便逛逛,这就回去了。”“她陪我出来散心,你要提前带她走,不打算和我打声招呼么?”中年女人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她震惊的盯着李慕白看了好一会儿,才笑眯眯的回头去看裹得严严实实的白卿砚。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