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篮球买球的app

重拳出击!打擦边球的产业终于凉了背后是140亿的市场!

“哥哥要一起打游戏吗,我声甜技术好。”“选我选我,我打游戏很厉害的,带你上分。”“刚刚那局游戏还满意吗,亲记得给个好评哦。”

类似的寻常对话出现在各大陪玩APP上,而陪玩是随着手游发展起来后的一个新产业。

在2021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达到6.67亿,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504.93亿元。

陪玩就是字面意思,你可以在某些APP上寻找心仪的人,点击下单付款后,就有人连麦陪你打游戏了。

游戏技术好、声音好听、情商高会讲话成为了优秀陪玩师的要求,根据一位陪玩从业者透露道,一局游戏在20~30块钱左右。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陪玩行业从2018年才起步,到2021年预计市场规模超过140亿元,是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

前两日接连有消息爆出,市面上几款比较火热的陪玩APP被强制下架,其中包括虎牙旗下的小鹿陪玩,王思聪投资过的比心APP等。

但是请注意,无限期下架和永远下架是有区别的,无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没有给出明确的下架时间,但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

的确,在这个鱼龙混杂的网络时代,陪玩听上去有点类似于“三陪”的含义,让人不禁思考,陪玩中,到底“陪”是核心还是“玩”是核心?

陪玩的暧昧属性滋养了软色情的温床,也为未成年青少年带来了负面影响,国家这次的重拳出击并不意外。

一局游戏价格在在5~30块钱,虽然不能暴富,但是努努力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

“我是个网瘾很重的人,当了陪玩师后才知道,把爱好变成工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至少现在我对游戏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了。”

“想戒网瘾戒不掉,不如来试试做游戏陪玩吧,一天打6个小时的游戏,为各种老板的情绪服务,看你受不受得了。”甜甜说道。

对于游戏陪玩师来讲,门槛并不高,通过各大平台的对比后,发现只要年龄大于18岁,达到手游段位的最低限度,就可以开始接单了。

但是要成为平台上受欢迎的玩家,还有这么几点要符合:声音好听、会聊天、技术厉害能带飞全场。

好听的声音能够给顾客一定的想象力:“ta声音这么好听,本人一定也是个美女/帅哥吧。”

有意思的是,尽管陪玩是只连麦不视频的,但是一张精修过的照片也能满足老板的无限幻想,陪玩的颜值越高,接单几率就越大。

所以,游戏陪玩们都会努力给自己包装成高颜值的帅哥美女,配上一张精修过后的网图,大概长这样——

头像是可爱软妹,或者穿着黑丝的性感小姐姐往往能获得超高的人气。反之,头像是禁欲系男神,或者阳光帅气的男头像总能获得女生的青睐。

而正是因为人们对于颜值的想象力,才给了一部分人打着擦边球走捷径的机会,一些陪玩师为了博取流量,放一些露骨的照片作为宣传。

因为陪玩平台本质上是个社交平台,一旦带有“打赏”的性质在里面,女性就成为了人们眼中的猎物,很容易成为色情的温床。

有句话这么说的:社交软件大都会变成约会软件,约会软件大都会变成约炮软件。

“我已经在主业备注过很多次了,不接受打游戏以外的任何服务,但依然会有老板来骚扰我。”一位女性陪玩师说道。

她还补充道:“年轻人还是去找份正经工作吧,这个工作经历你能写在简历里吗,做了一两年人都快被榨干了。”

可能很多人可能都忘记了,青少年未成年也是网络游戏的主力军,同样地,他们也是陪玩平台的受众群体。

尽管游戏陪玩师的年龄限制在18岁以上,但是随着电竞行业的兴起,这也无疑给青少年传递一种危险的思想:就算我读书不怎么样,以后也能靠打游戏赚钱。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有不少头部游戏主播都说过,自己接到粉丝的投稿,内容就是说自己15岁但是不想读书了,想着以后也能像游戏主播一样,边打游戏边赚钱……

对于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来说,主播、陪玩,网红等一些门槛较低的职业,给他们一种“赚钱很轻松”的错觉。

未成年的尚未形成成熟的三观,殊不知这些看似容易赚钱的行业,其实并不轻松,还不如“好好读书”的回报大。

一个产业只要涉及到色情和未成年,无论碰上哪个都离凉不远了,偏偏陪玩两个都碰上了。

一位男子在陪玩中遇到了一位声音甜美的小姐姐,对方还发来了自己的照片,精神空缺的男子对此着迷。

在长达两个多月的买卖中,这位男子倾尽5万块钱以为遇到了爱情,但是对方并不买账,认为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在整个过程里,他幻想拥有一个贴心可爱的女朋友,他似乎忘记了,钱可以买来时间和服务,但是并不能买来对方的感情。

这个男子的行为不是个例,生活中有很多圈子小、不善言辞、不自信的普通人,他们生活中缺少谈得来朋友,于是就把情感寄托在网上。

我们无需责怪他们,陪玩这个行业给人们的孤独寂寞提供了一个解法,但把希望和情感寄托于网络并不是最优解。

对于陪玩这个行业来说,仍然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行业不够规范、软色情擦边球现象、毒害青少年思想等问题,现在要一一拿出来审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