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篮球买球的app

那些“不拒”未成年人的电竞酒店

记者暗访了南京市区的一些电竞酒店。这些酒店前台接待人员大多表示,未成年人可以住宿,但需要与家长取得联系。其中还有商家说: 如果朋友多,可以在房间内加电脑。男女混住是顾客的自由,我们不反对。

据公开资料显示,电竞酒店最早起源于日本,后传入国内。它们以 游戏 + 住宿 为特点,房间多为两人间至五人间。消费者选择电竞酒店,大多数人不是为了酒店提供的住宿服务,而是为了使用酒店提供的高端配置电脑,与朋友们在游戏中 集体开黑 。

采访中,有多位检察官提出质疑,电竞酒店实际是披上酒店外衣的网吧,未成年人禁止进入网吧,为何就能进入电竞酒店?

研究未成年人保护法领域多年的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爱武认为,当前,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体系在不断完善,但与新时代法治需求还有不小差距。新业态、新兴事物的产生,必然造成监管盲区和执法空白,导致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7 月 28 日,记者在网上搜索 电竞酒店 等关键词后,发现近百个相关结果。这些电竞酒店的价格大多在每天两三百元左右,价格最贵的每房每天 2000 元。 房间价格的不同主要取决于电脑的配置,还有房间里的每台电脑是否拥有专门的网线…… 一名电竞酒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道出 价格玄机 。

在南京市新街口地区,记者随机暗访了一些电竞酒店。快捷酒店、商务酒店通常开设在最显眼的位置。不同的是,这些电竞酒店大多隐蔽在公寓楼、写字楼内,十分难找。跟随着导航,中青报 · 中青网记者绕了几个来回,在电梯间才发现电竞酒店张贴的小广告。

该电竞酒店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的房间遍布 20 多个楼层, 不全是我们的,但在每层都有几个房间 。

工作人员介绍,电竞酒店生意火爆,大多需要提前预订。 不少年轻人愿意选择在电竞酒店里打打游戏,放松放松 。

当记者问到小孩子是否可以入住时,该工作人员警惕地问: 大概是多大?如果是未成年人的话,需要家长同意。

这家酒店提供的最大房间是 四人电竞开黑房 。走进房间,不到 15 平方米的房间内摆着两张高低床与 4 台电脑,显得满满当当。在陪同记者 看房 期间,店主也不断接到咨询电话。他告诉记者:房间需要加微信提前订,因为生意太火了。

在另一家电竞酒店,当记者问到同样的问题时,工作人员刚开始坚称未成年人不得入住电竞酒店。但在 请示领导 后,他说:警察昨天刚刚查完,应该不会再来了,可以住的。

记者调查发现,面对未成年人是否可以入住的问题,多家电竞酒店回应称,只要获得家长同意,未成年人可以入住。

记者追问如何确定电话的另一端是监护人时,工作人员回答: 看你(通讯录里)备注的姓名啊,姓一样就可以。

其中,也有电竞酒店表示接受 带朋友来住 男女混住 ,并表示: 如果超过房间规定的人数,可以加电脑,每台电脑收费 70 元。

不过采访中,也有一家酒店工作人员表示:未成年人不得进入酒店的 电竞房 ,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但是可以在家长的陪同或同意下,入住酒店的普通房间。

该工作人员表示,现实中,为了招揽更多顾客,许多酒店都会将房间设计成电竞、影院或普通房间等不同主题, 价格也不一样,电竞房和影院房肯定贵一些 。

采访中,不少电竞酒店还打出广告,说自己有《英雄联盟》等游戏的 特权 ,并且详细标明电脑配置,这些配置决定了游戏的流畅度与画质等。

不到晚上 9 点,多家电竞酒店就已显示 满房 。记者来到南京水西门大街的一家电竞酒店办理入住。

进门后,记者发现该酒店房间面积极其狭窄,放着高低床、电脑,剩余空间甚至容不得两人并排站立。房间虽然经过打扫,但依然弥漫着烟味。电脑旁边,摆放着方便面、辣条等方便食品,以及印有外卖电话的小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该电脑的操作界面与网吧电脑的界面无异,甚至还标有 呼叫网管 等字样。该电脑上搭载着数百个游戏与直播平台,部分内容低俗、露骨。

记者在登录英雄联盟等几款热门游戏时,均被告知要事先进行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的身份认证。但是通过酒店提供的 租号器 ,记者仅花 2.8 元就租到了一个英雄联盟的账号,并可玩两小时。两小时后,记者还可以继续租用该账号。

记者走访几家电竞酒店后发现,这些酒店还存在一个共同问题——隔音较差。站在房间门口不远处,就可以清晰听到房间内人员的对话声。记者走过的不少房间,都传出男女沉浸在游戏中的笑骂声。在酒店门口,不一会儿就有青年男女挽着手臂进进出出。 这里是约会的好地方。 有商家推销道。

陈爱武直言,根据法律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需取得行政许可。但实践中,电竞酒店几乎均未取得文化广电和旅游部门审批发放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原因是电竞酒店是否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法律尚无明确规定。

陈爱武分析,社会处在发展变化中,新事物的产生必然是立法之初无法预见的。执法机关的执法行为,本质上是对监管行为本身进行的实质性监管,而并非机械地按照行业进行划分。

她说,如果仅按照酒店管理,电竞酒店必然会带来社会上的负面连锁反应:未成年人可以进入电竞房间,在锁门关窗、空间私密的情况下,他们对于未接触过的 新鲜事物 抵抗力极低。吸烟、不限时长上网,甚至浏览不良的上网内容……这些都不能有效受到 智慧网文 系统的监管。

这种情况极易造成未成年人触及一些传播低俗文化、宣扬暴力的网络游戏、短视频平台,导致人格尚未健全的未成年人形成暴力思维和崇拜,甚至诱发暴力性反社会犯罪倾向。 陈爱武说, 这就更需要各执法机关主动作为,将可以预见的对于公共利益的损害扼杀在摇篮里。这也是勇于担当、主动作为的政治原则和执法理念的基本要求。

为此,她建议,对于电竞酒店这一具有宾馆、网吧等双重性质的新业态而言,各行政机关应当按照各自职责范围,依法履行好法定职责。

其中,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审批发放《特种行业许可证》,履行好电竞酒店的公共安全管理职责;文化广电和旅游部门应当审批发放《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履行好网络安全管理职责;消防救援部门应当履行好消防安全的监督管理职责;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应当负责审批发放电竞酒店的营业执照。

陈爱武表示,通过建立联动工作机制,相关单位定期开展联合执法检查,消除电竞酒店对未成年人的危害。否则,检察机关可依据法律规定,对相关行政部门发送诉前检察建议,必要时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终结电竞酒店为未成年人提供上网服务的乱象。

16 岁的婷婷(化名)为了方便和朋友们 开黑打游戏 ,拜托成年朋友在一家电竞酒店开房。很快,婷婷就招呼多位朋友一起在房间内打游戏。

直至天色将晚,房间内就剩下了婷婷与小虎(化名)二人。小虎随即开始对婷婷 动手动脚 、又亲又抱。婷婷 吓傻了 ,拼命反抗。最终,小虎离开了房间。事后,婷婷报警。

这是前不久,江苏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部副主任郭辰晨处理的一起特殊案件。

由于小虎和婷婷都是未成年人,郭辰晨提前介入调查: 我也去那家电竞酒店看过几次,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高档的网吧’。

男女混住、在房间内为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究竟是否合法呢? 对于这个问题,郭辰晨直到现在也给不出肯定的答案。

郭辰晨从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已有 7 年时间。对于电竞酒店,她感到很头疼: 电竞酒店到底是网吧还是酒店?其实界限是很模糊的。这也对各相关单位的监督、管理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应当在营业场所入口处的显著位置悬挂未成年人禁入标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旅馆、宾馆、酒店等住宿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者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时,应当询问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入住人员的身份关系等有关情况;发现有违法犯罪嫌疑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并及时联系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

《江苏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第二十一条也规定:不满 16 周岁的未成年人在旅馆住宿时,应当有父母、其他监护人或者监护人委托的其他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陪同。

无独有偶,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江苏泰州高新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助理马明明。

去年 1 月,16 岁的李伟(化名)等 5 名未成年人在泰州某电竞酒店被警方抓获。被抓获前,5 名未成年人已在电竞酒店居住多日。由于要支付电竞酒店房费等,他们选择通过盗窃谋生。

原来,李伟的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繁忙的母亲也经常要上夜班。李伟的母亲告诉检察官,儿子经常说要去同学家玩,晚了就住在同学家。对此,儿子多日夜不归宿,她也没有怀疑。

马明明发现,该酒店会对入住者进行身份信息检查,但是并未核验同住人员身份。

案发后,马明明也在思考:电竞酒店这一新兴行业乱象丛生,相关部门又该如何监管呢?

来自江苏宿迁的未成年人小豪(化名)痴迷打网络游戏。受困于正规网吧管理严格,小豪就长期入住当地一家电竞酒店包夜上网。由于花费大量时间上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父母得知此事后,立马找到电竞酒店老板,要求其拒绝接纳未成年人。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酒店老板却回复作为宾馆,按照法律规定可以接纳未成年人入住。在学校的帮助下,小豪父母将上述情况反映给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检察院。

随后,检察机关立即启动调查取证程序。经查,从 2021 年 3 月至 6 月,该电竞酒店可查的未成年人入住记录多达 387 次。

该公司的企业登记表显示,其许可经营项目并不包含互联网上网服务,但其门牌上标明服务范围包括 上网住宿餐饮 ,营销广告中也宣传 依托于电竞游戏的新型酒店,不仅享受媲美网吧的高品质电竞服务,还可以拥有住酒店的舒适体验 。此外,消费者的评论也重点评价该酒店的电脑配置、网速等。

为厘清电竞酒店属性,听取各方意见,宿城区人民检察院与行政执法机关召开座谈会 3 次,咨询专家学者的意见,并发放了 2 万余份调查问卷。

经过充分的论证后,各方均认为《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二条中所称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需满足三个实质条件:一是服务对象的不特定性,二是自身的营利性,三是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

为此,大家达成共识:判断是否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不能仅以它的外在形式和场所名称作为标准,而应以是否符合实质要素作为判断标准。

宿城区人民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表示,电竞酒店兼具提供上网服务和住宿的功能,如果电竞酒店对外以提供上网服务为卖点招揽顾客,实质上面向不特定的消费者提供了电竞服务并收取费用,就应当认定为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并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禁止接纳未成年人进入并提供上网服务。

后来,在检察院的牵头下,宿城区文广旅局、区市场监管局等 10 家单位形成《宿城区关于推进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实施意见》,要求对电竞酒店接纳未成年人上网行为开通专门线索受理渠道,并在辖区内开展为期 3 个月的电竞酒店专项排查,并同步开展法治宣传。

连续 3 个月的不定期专项行动中,大多数电竞酒店已知晓接纳未成年人的危害性,不再接纳未成年人进入。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小豪上网的这家电竞酒店依然不知收敛,每次专项检查发现该酒店接纳未成年人行为的现象依然存在。此外,酒店经营者后期还采取不登记系统、私下接待的方式,故意规避检查。

今年 3 月,宿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5 月 12 日,当地法院判决,被告酒店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国家级公开媒体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

今年 5 月 25 日,最高检召开 携手落实‘两法’共护祖国未来 新闻发布会,发布 检爱同行   共护未来 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专项行动典型案例,此案也入选其中。

最高检第九检察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以 电竞 + 住宿 为卖点的电竞酒店备受未成年人青睐,但存在行业归属不明晰、不如实登记入住人员身份信息等问题,成为未成年人保护盲区。

该负责人称,检察机关贯彻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积极稳妥发挥未成年人保护公益诉讼检察职能,在整治电竞酒店违规接纳未成年人方面开展探索,通过行使民事公益诉讼职责,督促电竞酒店经营者履行社会责任。同时,通过与行政机关加强协作配合、建立长效机制、开展专项治理等形式,推动形成新兴业态领域未成年人保护合力。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国家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单位的经营活动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从事互联网上网服务经营活动。

在郭辰晨看来,根据法律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需取得行政许可。但现实中,电竞酒店几乎均未取得文化广电和旅游部门审批发放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原因是电竞酒店是否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法律尚无明确规定,导致文化执法部门普遍不敢审批、不敢监管。

马明明认为,电竞酒店对广大消费者提供的互联网服务具有盈利性,且大多数电竞酒店都以电脑配置作为宣传噱头。相关部门应当尽快出台政策,加强对电竞酒店的监管。